东林寺碑 【唐】李 邕
来源: | 作者:李 邕 | 发布时间: 2018-01-22 | 1199 次浏览 | 分享到:

东林寺碑
李 邕

  古者将有圣贤,必应山岳。尼丘启于夫子,鹫岭保于释迦,衡阜之托思,天台之栖顗,岂徒然也!故知土不厚,则巨材不生;地不灵,则异人不降。阴骘潜运,玄符肇开,宿根果于福庭,大事萌于净土,其来尚矣。
  东林寺者,晋太元九年,慧远法师之所建也。世居雁门楼烦,俗姓贾氏。童妙神悟,壮力精博。初涉华学,不读非圣之书。中留梵经,尤邃是田之说。尝就恒岳,觏止道安,如火遇薪,玉成于器,虽根种诸佛,而果得一时。狮子吼言,载闻顺喻。维摩诘答,更了空门。安住四依,修舍二法。和尚叹曰:“吾道行者,唯此人焉!”属朱序寻戈,缁徒逃海,道由兹岭,冥契宿诚,谓其徒曰:“是处崇胜,有足底居。居地若无流泉,曷云法宇?”大雄神庙,特异莲峰。结跏一心,开宗五力。以杖刺地,应时涌泉。既荷殊祥,因立精舍。坚持禁戒,弘演妙乘。浮囊毒流,木铎正教。首唱南部,转觉后人。以智慧力,断烦恼锁。由是真僧益广,妙供日崇。隘其本图,弘其别业。乃进自香谷,集坂安栖。即昙现之门生,邻慧永之阿若。相与撰平圃,逾层岩,在山之阳,居水之右。经其始而未究其末,有其所而未虞其劳。
  当是时也,桓玄司人柄,干国钧,以福庄严,因憻檀施。书日力之费,尽土木之功。缭垣云连,厦屋天耸。如来之室,宛化出于林间。帝释之幢,忽飞来于空外。至若奥宇冬燠,高台夏凊。玉水文阶而碧沙,瑶林藻庭而朱实。琉璃之地,月照灼而徘徊。栴檀之龛,吹芳芬而馝馞。相事毕集,微妙绝时。罗什致其澡瓶,巧穷双口。姚兴奉其雕像,工极五年。殷堪抠衣而每谈,卢循避席而累赞。道弘三界,何止八部宅心。声闻十方,足使诸天回首。观其育王赎罪,文殊降形。蹈海不沉,验于陶侃。迫火不爇,梦于僧珍。愿苟存诚,祈心通感。既多雨以出日,乍积阳以作霖。则有影图西来,舍利东化。或塔涌于地,或光属于天。谢客欣味而成文,刘斐诋诃而覃思。所以山亚五岳,江比四溟。地凭法而自高,物因词而益重。
  洎梁有崇禅师者,传灯习明,安心乐行。指拳犹昔,薪尽如生。次有果、暀二法师,僧宝所钦,克和止观,法物为大,用继住持。上座昙杰、寺主道廉、都维那道真等,皆沐浴福河,栖止静业。诸结已尽,白黑双遣。众生可度,名色两忘。綦盛名于旧人,启新意于今作。重建雅颂,远托鄙夫。代斲有惭,岂云伤手。握笔余勇,曷议齐贤。但相如好仁,慕蔺名而激节。伯喈闻义,读曹碑而羡能。倘青色于蓝,冰寒于水,非曰能也,固请学焉。其词曰:

灵山兆发,真僧感通。刺泉有力,呵神致功。
法曹外演,禅心内融。性除偏执,门开太空。
瞻礼云集,底居峰薄。越岭图胜,降平规博。
信臣檀施,护供兴作。大起重阶,广延阿阁。
严幢涌出,宝塔飞来。尊客月满,法宇天开。
化城改筑,道树移栽。松清梵乐,石蔽华台。
金容海游,法宇山荐。毒龙业消,渔子心变。
万里西传,一时东现。华戎异闻,穹厚惊盼。
远实法主,谢惟文伯。光颂累彰,德名增益。
助起江山,声流金石。一言可追,千载相激。
了性了义,或古或今。止持绍律,定慧通心。
睹物情至,怀远道深。敢凭净业,永纪禅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