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慧远大师传记素材流变与发展
来源: | 作者:崔玉波 | 发布时间: 2018-01-04 | 959 次浏览 | 分享到:
    慧远法师在中国佛教史上是一位举足轻重的领袖级人物。其具有开创意义的佛学思想不仅为净土宗的崛起奠定了雄厚的基础,也为中国佛教的发展和普及起到了巨大的推波助澜的作用;其身体力行的佛学实践,不仅在庐山东林寺、代县白人岩等地形成了蔚为大观的佛教景观和文化建构,也在世界范围内,开启了一代汉传佛教的先河;其“影不出山,迹不入俗”、不礼王者的卓越人格,更为后代僧侣们树立了修行的榜样。
  打开任何一种版本的中国佛教历史,都会从中找出大段的记载慧远言行的文字。这不仅是后人对慧远法师对中国佛教所做贡献的追忆与评价,更是对他的博大精深的佛学理念的探讨与挖掘。所以,当代的佛学研究者和佛教修行者们,首先要向那些在历史上为慧远写下了诸多版本和形式传记的作家们表示敬意。他们,为我们留下了一代大师的高大身影,使我们今天得以踏着他们的足迹走进他们的生平之中,并沐浴他们思想的光雨。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古代史上,包括撰名的《出三藏记信》、《高僧传》等专撰,编撰有慧远传记的作品约有二十余种之多。也正是这些传记,为我们留下了并不清晰的慧远大师的形象。随着时间的流逝,慧远法师离我们越来越远,但通过这些文字,后来的修行者与研究者们,却与之进行着超越时空的对话,并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找到了通向涅槃的真谛。
  记叙慧远法师的作品虽多,但是在佛学界一直缺少对其发展脉络的梳理与考量。本文试图通过对慧远法师传记的发展、传承、沿袭情况的探讨,帮助大家在还原一个真实的慧远时提供相关资料。
  一、《庐山法师碑》——为法师的一生定下了基调
  慧远法师圆寂后,第一篇纪念或者是赞颂他的文章,应当是《慧远法师碑》。正是这一篇被后世慧远生平研究者并不足够重视的文章,奠定了慧远法师后续传记作品的基本事实与记叙格调。
  这篇碑文载于《佛祖统纪》卷二六。文尾有“元熙二年春,二月朔,康乐公谢灵运撰”字样。《佛祖统纪》卷三十六记载:“谢灵运制碑,张野作序,宗炳复立碑于寺门。”宋陈瑜《庐山记》卷五:“慧远法师碑铭,谢灵运撰,张野序。”所以,一般慧远研究者都认为,这是一篇由两个人合作写成的祭悼慧远法师,赞颂他一生功业的铭文。
  但也有人认为,《佛祖统纪》所载谢灵运《庐山法师碑》作于元熙二年(420)二月,此碑必不是僧传所载“谢灵运为造碑文,铭其遗德”之碑,而是其后重立之碑。(《法显与庐山慧远——以<法显传>为中心》作者:李辉)此为一家之言,可以存此以备商榷勘明。
  《庐山法师碑》短短千言,为我们记叙了慧远一生的重大事件。后世的慧远传记中,几乎都可以从这篇文章中找到端倪。
  这篇序文记叙了慧远一生的主要事件。第一件是慧远法师的出身与求学过程:“法师,讳慧远,本姓贾,雁门楼烦人。弱而好学,年十三,随舅令狐氏,游学许洛,故少为书生。二十一,欲渡江就范宣子。於时王路尚鲠,有志不遂。”此后,不管是《出三藏记集》还是《高僧传》,慧远的传记大都是以这样的文字开篇,传承或者是改编此文的经脉明显可见。
  第二件是慧远入道的经过:“於关右遇释道安,一面定敬,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