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土宗九祖蕅益大师生平事迹
来源: | 作者:大安法师 | 发布时间: 2017-12-26 | 387 次浏览 | 分享到:

 
    大师法名智旭,字蕅益,号西有,俗姓钟。大师先祖本是汴梁人,后来南迁于吴县。大师母亲金氏,父亲文岐仲公持白衣大悲咒十年,梦见观音菩萨送子而生下大师,那年正是明朝万历27年已亥岁5月3日亥时。

  大师一生,通儒、通禅、通律、通教,但自谦上不敢与古代儒家、禅门、律宗、教下的大德相比拟,又不屑下与当代儒家、禅门、律宗、教下的名流相并列,故而自号八不道人,谦逊地自称自已是不像儒家士子、不像禅师、不像律师,也不像教下佛子。

  大师从7岁开始吃素,12岁到老师家读书,学习孔圣人的学问。立志要光大儒门,扫灭佛家老子,作千古第一人。并从此开荤饮酒,写下数十篇文章,论证释迦老庄之学为异端邪说,予以驳斥。曾在梦中与孔子颜回相见,请教学问。

  17岁时,大师读了莲池大师所作的《自知录序》及《竹窗随笔》,从此再不敢诽谤佛法,并取出以前所著的驳斥佛法的文章全部烧毁。

  20岁时,大师注释论语,到“天下归仁”这句话时,注不下去了。因而废寝忘食,苦思冥想整整三天三夜,从而对孔子颜回的道德学问彻底明了。这年冬天,因父亲去世,大师读《地藏经》,得闻地藏菩萨不可思议的大愿,从此有了出世间心。

  22岁时,大师开始专心致志地念佛,将以前所写的文章2000余篇尽数焚毁。

  23岁时,大师听人讲《首楞严经》。听到“世界在空,空生大觉”这句经文时,顿生疑念:“从哪里来的大觉,以致成为虚空的本源?”大师思来想去,不得其解。又因在念佛时神识昏散,功夫不能成片。由此缘故,大师决意要出家,身体力行,探究生死大事。

  24岁时,大师梦见憨山大师。哭着向憨山大师表述缘份浅薄、相见恨晚的心情。憨山大师对他说:“这是苦果,你应该寻求苦因。”话没说完,大师就对憨山大师说:“弟子一心求学上乘佛学,不愿听闻小乘苦、集、灭、道的四谛法。”憨山大师说:“居士有大志向,真是可喜,将来纵然不能成为黄蘖临济一流人物,也必然成为岩头德山一流人物。”大师听后,心中还有许多疑虑,正准备请问,不知什么东西一声响,使他从梦中醒来。大师想:“古代大德有什么高下差别,这不过是自己的妄想分别罢了。”如此一月之内,大师三次梦到憨山大师,而憨山大师又住在曹溪,相距太远,无法相随。于是大师就在雪岭师座下剃度出家,取法名智旭。雪岭师是憨山大师的门人弟子。

  这年夏秋之季,大师居住于云栖寺,听古德法师讲唯识论。唯识论抽像思惟非常深刻,难度也非常大,但大师一听就明白了。明白之后又怀疑与《首楞严经》宗旨相矛盾。他请问古德法师,法师说:“性宗、相宗不能混合。”大师非常奇怪,同属佛法,岂能是两叉路。一天,大师听古德法师说:“不怕心念起,只怕觉悟迟。”大师就问,“假如众生死后的中阴身入胎,一念起,就受生,此时纵然迅速觉悟,又如何能脱出子宫。”法师说:“你现在入胎没有?”大师笑笑,没有回答。法师又说:“你已入胎了。”大师无话可对。法师说:“你以为今天这个身子,果然是从受胎时才得来的吗?”大师汗流浃背,不能分辩一个字。于是就到径山去坐禅。

  等到第二年夏天,大师在精进坐禅之中,忽然感觉身心世界全部消亡。这时才知道,这个身子从无始以来,当处出生,随处灭尽,都不过是坚固妄想所现出的影子,而且是刹那刹那,念念不住,的确不是从父母所生。从此以后,性宗相宗,在大师心中,融会贯通,一齐透彻,本来就没有什么矛盾之处,不过是纵横交错的邪说,遗误后人罢了。到这时,一切经论,一切公案,无一不在大师心中涌现。但大师很快更进一步地觉悟:“这还不是圣人境界。”因此从来未对一人炫耀。久而久之,大师胸中空空如也,再没有一个字迹了。

  26岁时,大师受菩萨戒。27岁时,大师遍读所有律藏经典,方知世上修行,以讹传讹,戒律多有错失。

  28岁时,大师母亲病危,多次割臂肉入药,都未能挽救母亲的性命,大师痛彻心肺(既然觉悟此身并非父母所生,为何又割臂肉救母?请参究!)。埋葬了母亲之后,大师焚笔弃砚,矢志要往深山修道。因为同参道友鉴空师的挽留,故而在松陵寺闭关。在闭关中大师得了一场大病,在性命交关之际,大师觉悟到,若欲了生死,还须归净土。从此大师以参禅的工夫,求生西方净土。

  30岁时,大师出关朝海,准备前往终南山。道友雪航师愿向大师学习戒律。大师于是继续留住龙居,并著写讲述了《毗尼事义集要》和《梵室偶谈》两本书。这一年,大师遇到了惺谷、皈一两位同修,互相之间得益颇深。

  31岁时,大师送惺谷道友到博山剃发出家后,又随无异禅师到金陵。二人同行共住、言谈话语有百十来天,因而对当时禅宗的流弊了如指掌,所以一心一意弘扬戒律。大师自谦自己对戒律的理解虽然深刻,但烦恼习气特别重,身语意业多有玷污,所以誓死不作和尚《和尚,梵语音译,意为亲教师》。大师说自己是三业未能清净,却妄有知解戒律的名声,名过其实,是修道人平生之耻。

  32岁时,大师准备注释《梵网经菩萨戒心地品》,就作了四个阄问佛,一个写着学贤首,一个写着学天台宗,一个写着学慈恩大师法相宗,一个写着自立宗门。几次拈阄都是天台宗,于是一心一意以天台宗的法门修学,只是不肯自居天台弟子。因为当时天台宗与禅宗、贤首宗、法相宗,各执门户之见,互不相容。后来有人说,大师是独独弘扬天台,大师说他们是以耳为目,错之极矣。

  33岁时,大师的同修道友惺谷、璧如二人去世,大师便进入灵峰过冬,并准备通读《大藏经》。

  35岁时,大师主持建造了西湖寺,并著写讲述了《占察行法》一书。

  37岁时,大师住于武水,著写讲述了《戒消灾略释》、《持戒犍度略释》、《盂兰盆新疏》3本书。

  38岁时,大师住于九华山。第二年,著写讲述了《梵网合注》一书。

  41岁时,大师住于温陵,著写讲述了《大佛顶玄义文句》一书。

  42岁时,大师住漳州,著写讲述了《金刚破空论》、《蕅益三颂》、《斋经科注》3本书。

  44岁时,大师住于湖州,著写讲述了《大乘止观释要》一书。

  46岁时,大师住于灵峰,著写讲述了《四十二章经解》、《遗教经解》、《八大人觉经解》3本书。

  47岁时,大师住石城,著写讲述了〈周易禅解〉一书。这年秋天,大师移居祖堂,2年后,著写讲述了〈唯识心要〉、〈相宗八要直解〉、〈弥陀要解〉、〈四书蕅益解〉4本书。

  51岁那年冬天,大师返回灵峰,著写讲述了《法华要义》。第二年,又著写讲述了《占察疏》一书,并依据佛典,针对时弊,重新制定了律要。

  54岁时,大师住晟溪,手著〈楞伽义疏〉。此书到迁居长水才完成。此时,大师还有〈阅藏知律〉、《法海观澜》、《圆觉疏》、《维摩疏》、《大乘起信论疏》等书的著述计划,等待机缘成熟即可成书。

  大师生平曾几次对弟子们说:“宋朝注疏之学兴盛,而圣贤传心之法从此晦暗不明,这是以方木入圆孔的缘故!”佛学中随机羯磨出现,而戒律从此衰微,这是乳中加水的缘故!禅宗〈指月录〉一书盛行,而禅道从此败坏,这是给混沌凿出孔窍的缘故!天台宗四教义广为流传,而天台宗从此昏昧,这是死执一个药方救治多种病症的缘故!所以举世之人,儒也罢,禅也罢,律也罢,教也罢,没有不说别人是异物,厌恶、妒忌别人像仇人一样的。大师笑着说:“知我者,莫非只有释迦牟尼佛与地藏菩萨?罪我者,恐怕也只有释迦牟尼佛与地藏菩萨。”

  以上传记,录自大师手著的自传,原名《八不道人传》。以下录自大师门人成时法师所记的《续传》前半篇。

  灵峰老人、蕅益大师自传,写于壬辰岁腊月。第2年癸巳岁,大师55岁。这年4月,大师到新安,结夏安居3个月后,在歙浦天马寺,手著〈选佛谱〉一书。接着阅读〈宗镜录〉,删除了其中的法涌、永乐、法真等人所删改的杂说,更正了经论引用时的错误和历次刻印所形成的错字。对于360多条问答,一个一个确定大义,标明来龙去脉。阅读结束后,大师为校定《宗镜录》作了4篇跋文。之后,大师又精选大居士袁宏道的著作,只存了一册,题名《袁子》。入秋进入8月后,大师游住于黄山、西岳等处。冬天,又回到了天马寺,手著《大乘起信论裂网疏》一书。

  顺治11年甲午岁正月,大师56岁,应丰南仁义寺邀请,前去讲法。法布施结束后,到新安。2月后的褒洒陀日,又回到灵峰。这年夏天,大师带病选〈西斋净土诗〉并亲自撰写赞文,补入《净土九要》。夏天结束的时候,大师也病好了。这年7月,大师著写讲述了《儒释宗传窍义》一书。8月,大师续读全部《大藏经》圆满结束。9月,大师手著《阅藏知律》、〈法海观澜〉2书。10月,大师又病,病中曾写下《独坐书怀》律诗4首,其中有“庶几二三子,慰我一生思”的诗句。11月18日,大师曾作病中口号偈。腊月初三,大师曾作《病间偶成》七律一首,其中有“名字位中真佛眼,未知毕竟付何人”的诗句。

  这天,大师口授遗嘱,有如下4条:一是让照南、等慈2位弟子主持以后的授五戒、菩萨戒事宜;二是让照南、灵晟、性旦3位弟子代座代请;三是让弟子们把他的尸骨火化后,将骨灰磨成粉,和入面中,分成两份,一份布施于鸟兽,一份布施于水族,与十方众生普结西方之缘。腊月13日,大师在寺中兴办净社,并亲自起草愿文。接着,大师手著《求生净土偈》6首。除夕时,大师作《艮六居铭》并作偈一首。

  乙未岁元旦,大师作偈语2首。正月20日,病情加重。21日早晨起床后,大师病好了。到中午时,大师结跏趺坐于绳床,向西举手而逝,享年57岁。3年后,门入弟子将如法荼毗。启龛而视,只见大师遗骨,头发长到盖过耳朵,面貌如生,端然趺坐,连牙齿都没有一颗损坏的。弟子们不忍心遵照遗命,磨骨和面,就将大师遗骨安葬于灵峰之大殿右侧的塔中。

  大师住世时,禅门中许多人都说净土是权教,遇到念佛人,都让参究“念佛是谁”。而大师坚持认为念佛一法,就是圆顿心宗。大师曾开示众人说:“念佛法门,别无奇特,只是深信力行为要。佛云,若人但念阿弥陀,是名无上深妙禅。天亲云,四种三昧,同名念佛,念佛三昧,名为三昧中王。云栖云,一句阿弥陀佛,该罗八教,圆摄五宗。”大师著述编辑的著作,共计40多种,其中《净土十要》一书,凡修行净业的人,不可不读。

  佛啊,好痛心啊!世间之眼入灭,正法之幢折断!那些恶心向佛的邪魔,谁去救正?那些好心而遭受荼毒的人们,谁去扶持?莫不是我们这一辈众生业障深重,不能感应圣人久住于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