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远法师年谱(71-75岁)
来源: | 作者:张卫平 | 发布时间: 2017-12-15 | 993 次浏览 | 分享到:
晋安帝元兴三年后秦姚兴弘始六年甲辰(404)   七十一岁
二月,建武将军刘裕刘毅、何无忌等举义兵于京口。三月,玄众溃而逃。桓玄司徒王谧推刘裕行镇将军、徐州刺史,都督扬、徐等八州诸军事、假节。桓玄逃至寻阳,旋逼安帝西上。四月,大将军、武陵王司马遵称制,总万机。玄挟帝至江陵,又复逼帝东下。五月,刘毅、何无忌等大破玄军于桑落洲,进据寻阳。加刘裕都督江州诸军事。裕以刘敬宣为江州刺史。刘毅、何无忌等帅众自寻阳西上,遇桓玄军于峥嵘洲,大破之。桓玄欲逃入蜀,为督护迁所斩。安帝反正于江陵。桓玄故将桓振陷江陵,刘毅、何无忌等退守寻阳。十月,卢循攻陷广州。(《晋书·安帝纪》、〈通鉴〉卷一百十三)
五月,晋安帝自江陵驼京师,辅国将军何无忌劝慧远候觐,远称疾不行。帝遣使劳问,远修书致谢。(〈慧远传〉)
慧远约于本年再游庐山,作〈庐山记略〉及五言〈游庐山诗〉。刘程之、王乔之、张野等皆为和诗。
慧远〈庐山记略〉:“〈游庐山记〉并诗,自记此二十三载,凡再诣石门,四游南岭。”“乃发深怀,嗟咏不足,聊复寄以兴云。”据此,慧远数次游庐山,远于太元六年(381)始入庐山,经二十三载,乃元兴三年(404),则〈庐山记略〉及〈游庐山诗〉皆作于本年。
四月,鸠摩罗什等检校《大品经》讫。(见元兴二年条引释僧睿《大品经序》)
后秦安成侯姚嵩请鸠摩罗什更译《百论经》。(《出三藏记集》卷十一僧肇《百论序》)
十月十七日,后秦姚兴请弗若多罗译出《十诵律》三分之二。不久,多罗卒。慧远闻之,常慨其未备。(《慧远传》、《高僧传》卷二《弗若多罗传》)
僧肇约于本年作《般若无知论》。(《高僧传》卷六《僧肇传》)
晋安帝义熙元年后秦姚兴弘始七年乙巳(405)  七十二岁
正月,南阳太守扶风鲁宗之起义兵,袭破襄阳。刘毅军至马头。桓振挟安帝出屯江津。刘毅放江陵,桓振军皆溃。大赦,改元。三月,桓振袭破江陵。刘毅率军与振战,斩之,复取江陵。安帝还健康,以刘裕为侍中、车骑将军,都督中外诸军事,领徐、青二州刺史如故。裕固。裕固让不受,屡请归藩。四月,刘裕旋镇京口,改授都督荆、司等十六州诸军事,加兖州刺史。以卢循为广州刺史。五月,桓玄余党桓亮、符宏等寇乱湘州,刘毅等分兵讨平之。七月,刘裕遣使求和于秦,且求南经乡等诸郡,姚兴许之,遂割南乡等十二郡归于晋。(《晋书·安帝纪》、《通鉴》卷一百十四)
慧远约于本年撰成《法性论》。
据慧达《肇论疏》云:“远师《法性论》成后二章,始得什师所译《大品经》,以为明验,证成前义。”则慧远始作《法性论》时,尚未见罗什所译《大品般若经》,成二章后方见之。据僧叡《大品经序》,罗什于弘始五年四月始译此经,至明年四月检校讫。由此而知,慧远始得《大品经》不会早于弘始六年四月,而撰成《法性论》更在其后。故暂定于本年。
后秦主姚兴送《大智论》与慧远,请为之作序。远作《大智论序》(已佚)。(《慧远传》)
本年或稍后,慧远撰《大智论抄》二十卷。(《慧远传》)
慧远遣书昙摩流支,请其译《十诵律》。流支得远书,及姚兴敦请,与罗什译毕《十诵律》五十八卷。(《高僧传》卷二《昙摩流支传》)
秦主姚兴以鸠摩罗什为国师,奉之如神,京师群臣及沙门听罗什讲佛经。又命罗什译西域经论三百余卷,佛法大行。(《通鉴》卷一百十四、《晋书·载记·姚兴传》)
鸠摩罗什译《大智论》《释论》。(僧叡《大智论序》)
竺道生、释慧观等或于本年由庐山入北至关中,从鸠摩罗什受业。
《出三藏记集》卷十五《道生传》谓道生“于隆安中移入庐山精舍,幽栖七年以求其志”。“遂与始兴慧睿、东安慧严、道场慧观,同往长安从罗什受业。”《高僧传》卷七《慧观传》:“闻什入关,乃自南徂北,访核异同,详辩新旧,风神秀雅,思入玄微。”若道生于隆安二年入庐山精舍,至本年入北,正合“幽栖七年”。本年七月,刘裕遣使求和于秦,南北不再如以前否隔,姚秦又奉罗什如神,故道生于最可能于本年至长安。汤用彤《佛教史》十六章《竺道生事迹》,谓“道生应在太元之末数年至庐,得见提婆”。然道生幽栖庐山七年,若从太元二十一年(369)算起,过七年为元兴元年壬寅(402),当时恒玄上表请帅众扫平关洛,秦晋互为敌国,疑道生不太可能于此时入关。
昙摩流支于本年秋,自西域达自关中。(《高僧传》卷二《昙摩洛流支传》)
雷次宗约于本年前后入庐山事慧远
《宋书·雷次宗传》:“暨于弱冠,遂托业庐山,逮事释和尚。”雷次宗生于太元十一年(386),至本年二十岁,为弱冠之年,故其托业庐山,大致在本年前后。晋安帝义熙二年后秦姚兴弘始八年丙午(406)七十三岁
十月,论匡复之功,封车骑将军刘裕为豫章郡公,抚军将军刘毅南平郡公,兼都督宣城军事,右将军何无忌安成郡公。十二月,以何无忌为都督荆、江、豫三州八郡军事,江州刺史。(《通鉴》卷一百十四)
谢灵运为抚军将军刘毅记室参军。
《宋书·谢灵运传》:“抚军将军刘毅镇姑孰,以为记室参军。”考《晋书·刘毅传》,“刘毅击破桓振,斩桓玄太守刘叔祖祖于邻嶂,并讨平其众。二州既平,以毅为抚军将军。”《通鉴》卷一百十四载,义熙元年五月,刘毅讨灭桓玄余党,荆、湘、江、豫皆平,诏以毅为都督淮南等式五郡军事,豫州刺史。《宋书·州郡志》:“南豫州。太元十年,刺史李序戍马头,十二年,刺史桓石虔戍历阳。安帝义熙二年,刺史刘毅戍姑孰。”则刘毅为抚军将军、豫州刺史在义熙元年(405)五月之后。义熙二年,刘毅封南平郡开国公,兼都督宣城军事,镇姑孰。故定谢灵运于本年为刘毅记室参军。《通鉴》卷一百十六载:“刘毅颇涉文雅,故朝士有清望者多归之,与尚书仆射谢混、丹阳尹郗僧施深相凭结。”灵运自负才具,又因叔父谢混关系,故入刘毅幕府。
夏,鸠摩罗什于长安译《法华经》《维摩诘经》。(《出三藏记集》卷八慧观《法华宗要序》、僧肇《维摩经序》)
僧肇于本年夏后或明年作《维摩经注》。(僧肇《答刘遗民书》)
卑摩罗叉于本年从龟至关中,鸠摩罗什以师礼敬待。(《高僧传》卷二《卑摩罗叉传》)
晋安帝义熙三年后秦姚兴弘始九年丁未(407)七十四岁
二月,刘裕诣建康。以谋反罪诛东阳太守殷仲文、南蛮校尉殷叔文等。七月,汝南王司马遵之有罪伏诛。(《晋书·安帝纪》)
慧远《念佛三昧诗集序》不载作年。僧肇《答刘遗民书》云:“什法师于大石寺出新至诸经。”“什法师于午年出《维摩经》。”所谓大石寺出诸经,指弘始九年在长安石羊寺出《舍利弗阿毗昙经》等,而出《维摩经》在义熙二年丙午(406).僧肇书又云:“威道人至,得君《念佛三昧诗》,并得远法师《三昧咏》及序。”据汤用彤《佛教史》第十六章考证,僧肇作书答刘遗民,应在义熙六年八月十六日。则慧远等作《念佛三昧诗》最迟不晚于义熙六年(410),今暂系于本年。
闰月五日,鸠摩罗什重订《禅法要经》,僧叡作序。(《出三藏记集》卷九僧叡《关中出禅经序》)
昙摩耶舍与昙摩掘多始译《舍利弗阿毗昙经》,后道标(一作标)作序。(《出三藏记集》卷十道标《舍利弗阿毗昙序》、《高僧传》卷一《昙摩耶传》)
王谧卒。(《晋书·王谧传》)
晋安帝义熙四年后秦姚兴弘始十年戊申(408)  七十五岁
正月,以琅琊王德文为司徒,征刘裕为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徐、兖二州刺史如故。(《通鉴》卷一百十四)
夏末,竺道路生自长安南归经庐山,以僧肇《般若无知论》示慧远、刘遗民,大获赞赏这。
刘遗民《与僧肇书》云:“去年夏末,始见生上人,示《无知论》,才论》)刘所称“生上人”,即竺道路生也。刘遗民致书僧肇之明年八月十五日,僧肇作《答刘遗书》云:“生具顷在此,同止数年,至于言语之际,常相称咏。中途还南,君得与相见,未更的,惘悒可言。“据刘遗民与僧肇来往书信可知,道路生南归,以《般若无知论》示刘遗民。至于道路生南归经庐山之年,汤用彤据《出三藏记集》卷十五《道生法师传》“义熙五年(409)还都,因停京师”之说,谓道生南归在义熙四年。刘书既曰“去年夏末”,则《与僧肇书》寄于义熙五年,而僧肇答书在义熙六年(410)。其推断可信,今从之。
鸠摩罗什重译《小品般若经》十卷,僧为作序。(《出三藏记集》卷八僧《小品般若经序》)
鸠摩罗什译《十二门论》一卷。(《开元释教录》卷四)
昙无谶于凉州译出《大涅般经》(《出三藏记集》卷八释道路朗《大涅般经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