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远法师年谱(56-60岁)
来源: | 作者:张卫平 | 发布时间: 2017-12-15 | 570 次浏览 | 分享到:
晋孝武帝太元十四年后秦姚苌建初四年戊子(389)五十六岁
二月,吕光自称三河王,改元麟嘉。六月,荆州刺史桓石虔卒。七月,以骠骑长史王忱为荆州刺史,都督荆、益、宁三州诸将事。帝溺于酒色,委事琅琊王道子,道子亦嗜酒,日夕与帝酣歌为事,又崇尚浮图,穷奢极费,所亲昵者皆姏姆僧尼。左右近习,多弄权柄,交通请托,贿赂公行,官赏滥杂,型狱谬乱。(《晋书·孝武帝纪》、《通鉴》卷一百七)
范宁于本年十一月为豫章太守。(《通鉴》卷一百七)
晋孝武帝太元十五年后秦姚苌建初五年庚寅(390)五十七岁
琅琊王道子恃宠骄恣。二月,帝以中书令王恭为都督青、兖、幽、并、冀五州诸军事,兖、青二州刺史,镇京口,潜制道子。九月,以侍中王国宝为中书令,俄兼中领军。以吴郡太守王珣尚书右仆射。(《通鉴》卷一百七)
慧持约于本年豫章太守范宁之请,讲《法华》《毗昙》。(《世说新语·言语》、《高僧传》卷六《慧持传》)
晋孝武帝太元十六年后秦姚苌建初六年(391)五十八岁
九月,以尚书右仆射王珣为左仆射太子詹事,谢琰为右仆射。太学博士范弘之论殷浩宜加赠谥,因叙桓温不臣之迹。王珣为桓温帮吏,黜弘之为余杭令。(《通鉴》卷一百七)
僧伽提婆来寻阳,慧远请重译《阿毗昙心》及《三法度论》
慧远传》:“昔安法师在关,请昙摩难提出《阿毗昙心》,其人未善晋言,颇多疑滞。后来罽宾沙门僧伽提婆,博识众典,以晋太元十六年,来至寻阳。远请重译《阿毗昙心》及《三法度论》,于是二学乃兴,并制序标宗,贻于后者。”《出三藏记集·阿毗昙心序》:“太元十六年岁在单阏,贞于重光。其年冬,于寻阳南山精舍,提婆自执胡经,先诵本文,然后乃译为晋语,比丘道兹受。至来年搂,复重与提婆校正,以为定本。时众僧上座竺法根,支僧纯等八十人。地主江州刺史王凝之、优婆塞西阳太守任固之为檀越,并共劝佐而兴立焉。”《高僧传》卷一《僧伽提婆传》:僧伽提婆,本姓瞿昙氏,罽宾人,学通三藏,尤善《阿毗昙心》,常诵《三度法论》。初僧伽跋澄出《婆须蜜》及昙摩难提所出《二阿含》《毗昙》《广说》《三法度》等,凡百万余言。属慕容之难,戎敌纷扰,兼译人造次,未善详悉,义旨句味,往往不尽。俄而安公弃世,未及改正。后山东清平,提婆乃与冀州沙门法和俱适洛阳。四五年间,研讲前经。居华稍积,博明汉语,方知先所出经,多有乖失。法和慨叹未定,乃更令提婆出《阿毗昙》及《广说》众经。顷之,姚兴王秦,法事甚盛,于是法和入关,提婆渡江。慧远法师闻其至止,即请入庐山,以太元中译出《阿毗昙心》及《三法度》等。
晋孝武帝太元十七年后秦姚苌建初七年壬辰(392)五十九岁
十月,荆州刺史王忱卒。雍州刺史朱序以老病求解职,诏以郭恢为雍州刺史,镇襄阳。十一月,以黄门郎殷仲堪为都督荆、益、宁三州诸军事,荆州刺史,镇江陵。南郡公桓玄,负其才地,以雄豪自处。促堪甚敬惮之。立皇太子德文为琅琊王,徙琅琊王道子为会稽王。(《通鉴》卷一百八)
殷仲堪往荆州,过庐山与慧远谈《易》。
慧远传》:“殷仲堪之荆州,过山展敬,与远共临北涧论《易》体,移景不倦。见而叹曰:‘识信深明,实难为庶。’”《世说新语·文学》:“殷仲堪尝问远公:‘《易》以何为体?’答曰:‘《易》以感为体。’殷曰:‘铜山西崩,灵钟东应,便是《易》耶?’远公笑而不答。”按,《佛祖统纪》卷二十六多出“师亦曰:君才之辩,如此流泉”数语,后人名其处为“聪明泉”。
慧远令弟子法净、法领等西求众经。
慧远传》:“初经流江东,多有未备,禅法无间,律藏残阙。远慨其道缺,乃令弟子法净、法领等式,远寻众经。逾越沙雪,旷岁方返,皆获梵本,得以传译。”《四分律序》:“暨至壬辰之年,有晋国沙门支法领,感边土之乖圣,慨正化之未夷,乃亡身以阻险,庶弘道于无闻,西越流沙,远期天竺。”据此,法领西求众经在壬辰(392)
释法庄约于本年出家为慧远弟子。
《高僧传》卷十二《法庄传》:释法庄“十岁出家,为庐山慧远弟子”。“宋大明初卒于寺,春秋七十有六。”假定法庄卒于宋孝武帝大明二年(458),年七十有六,则十岁在本年。
 
晋孝帝太元十八年后秦姚苌建初八年癸巳(393)六十岁
十二月,后秦主姚苌卒。子姚兴自称大将军。(《通鉴》卷一百八)
本年秋,戴逵作《释疑论》寄慧远
陈统《年谱》谓戴逵作《释疑论》在本年秋。其说是。考《晋书·戴逵传》,“太元二十年,皇太子傅会稽王道子、少傅王雅、詹事王珣又上疏曰:‘逵执操贞厉,含味独游,年在耆老,清风弥劭。东宫虚德,式延事外,宜加旌命,以参僚侍。逵既重幽居之操,必以难进为美,宜下所在备礼发遣,会病卒。‘”据《通鉴》卷一百八,太元二十年三月,“皇太子出就东宫”,则会稽王道子等上疏征戴及戴病卒,当在此年三四月间。戴作《释疑论》寄慧远后,周续之作《难释疑论》,开头云:“近见君《释疑论》。”这说明周续之此文作于戴逵作《释疑论》后不久。又检慧远《答戴逵书》云:“去秋与诸人共读君论,并亦有同异。周郎作答,意谓世典与佛教粗是其中,今封相呈,想暇日能力寻省。”据此可知,戴逵《释疑论》作于慧远《答戴逵书》之前一年,且必在太元二十年之前。今暂定于本年。按,佛教主张善恶皆有报应,戴逵则以为“修短穷达自有定分,积善积恶之谈盖是劝教之言耳”,故作《释疑论》。慧远周续之便与戴辩析善恶报应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