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科学角度计算人身难得的程度
来源: | 作者:jialin618 | 发布时间: 2017-12-14 | 388 次浏览 | 分享到:
 
   投胎做人真的很难么?是不是真的如佛经所言象盲龟遇浮木一样难?末学做了一个计算。
  按哈佛大学研究蚂蚁的专家估计,世界上大约有10万万亿只蚂蚁……有一个人就有1500万只蚂蚁。
  佛经里经常用一个比喻来说明得人身的难度:海上飘浮着一根长长的圆木,浮木的中间有一个龟头般大小的洞孔。瞎了眼睛的乌龟,要凭藉它的感觉,在茫茫的大海中,追逐浮木不定的方向。每当一百年才浮到海面一次的盲龟,只有使它尖尖的头恰巧顶住浮木小小的孔穴,把握千载万载难以逢遇的机缘,才能够获得人身。
  这个比喻我经常认为有点夸张,不过我最近看了一本科普书,里面提到了一些数据,很多是非常出乎我意料的,比如:
  一个枕头上有4万个以我们掉落的头皮屑与皮脂为食的螨虫。清洁人家的床单与被子上的被褥螨虫和尘埃螨虫(较小)一共有1500万之多,跟北京人口差不多。
  这还是虫子,而人身上的细菌就更多了,多达10亿亿之多,考虑到世界人口是68亿,我们一个人身上的细菌数量是世界人口的约1500万倍。
  于是我就查了一些科学资料,计算了人身到底有没有这么难得。
  首先从数量上来算,按美国佐治亚大学的生物学家估计,世界上约有5乘以10的30次方个细菌。如果一定要用汉语表达的话,就是5百万亿亿亿个细菌。其他的生命由于与细菌比数量不多,就不予计算了。人类的数量现在是约68亿,也就是我们在现在得到人身的概率是7乘以10的20次方分之一。
  然后我们再从时间角度来看,地球存在到现在大约40亿年,真正有暇满人生的人类,到现在恐怕不到4000年,也就是一百万分之一的时间里才有人类,之前的生物即使能不当细菌,最多也就是当个苍蝇,恐龙,老鼠啥的。所以我们得到人身的概率还要再乘以100万分之一,是7乘以10的26次方分之一,即7百亿亿亿分之一。
  算到这里,也许有朋友会说,地球最早是没有生命的,说的没错,不过因为是估算,就不特别精确地算了,人类其实有60亿人口的时间也远远不到4000年,2000年前全世界最多一亿人,两个因素对冲下,大致不会有太大的出入。
  然后我们再来算盲龟遇到浮木的概率。
  假定大海是一万公里长与宽(上海到洛杉矶约一万公里),即1000万米,而浮木的孔大约0.1米宽(按正方形计算),盲龟只要鼻子尖能进入孔的范围,那么就自然可以顶住孔穴。可以遇上的概率是10的16次方分之一,也就是亿亿分之一。这个概率与人身难得的程度相差了700亿倍……
  然后我再把条件搞的更苛刻一些,假定盲龟以亿亿之一的概率侥幸套上孔以后只有3秒钟的时间能套上孔,而然后就再次脱离,再等100年,那么盲龟的头处于伸入浮木孔的状态的概率是多少呢?
  盲龟是100年冒头一次,100年约30亿秒,那么即使成功了,100年间也只有10的8次方之一的的时间。空间概率与时间概率相乘,结论是盲龟处于脖子伸进木孔的时间只是3乘以10的24次方分之一的时间。
  也就是说,即使按照最严格的标准(盲龟100年才有一次机会去碰一亿平方公里海洋里一根浮木上的孔,侥幸碰上了也只能持续3秒钟),佛经中的这个比喻非但不算是夸张,人身难得的程度甚至还被低估了大约200倍呢。
  人身难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