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影铭》与东林大佛
来源: | 作者:耀川 | 发布时间: 2018-11-20 | 692 次浏览 | 分享到:


一千六百年前,远公在东林寺率僧俗弟子,结社念佛,建斋立誓,共期西方。远公所修法门为念佛三昧禅法,即通过观想诸佛的殊妙形像,而于定中见佛闻法,断惑证真。据《高僧传·慧远传》记载,远公与刘遗民等居士举行发愿仪式时,就是在庐山东林寺的般若云台阿弥陀佛像前。《高僧传》云:“法师释慧远贞感幽奥,霜怀特发,乃延命同志息心贞信之士,百有二十三人,集于庐山之阴,般若云台精舍阿弥陀像前,率以香华,敬荐而誓焉。”由此可见,佛像对于净土法门的修行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慧远大师久已闻知西国有佛影,唯不见其像类,直至佛驮跋陀罗及法显等人至,才从这些高僧的口中得知佛影的形象,并以此为据,在庐山东林寺建造大佛,并亲自为佛像作了铭文,这就是现在收藏在《广弘明集》卷十五的《佛影铭》。

一、佛影之来历

据铭文的记载,佛影在“西那伽诃罗国南山古仙石室中。度流沙,从径道,去此一万五千八百五十里”。对此记载最详细的当是玄奘法师的《大唐西域记》:“那揭罗曷国东西六百余里,南北二百五六十里,山周四境,悬隔危险。国大都城周二十余里。无大君长主令,役属迦毕试国。丰谷稼,多花果。气序温暑,风俗淳质。”据现代学者的考证,该国属于北印度之古国,即今日阿富汗境内之喀布尔河流域。该国自纪元前后至十三世纪间,文化隆盛,尤其在贵霜王朝时,佛教甚为普及。佛影就是在该国南边的一个山洞中,西行求法的很多中国僧人都曾到此处巡礼,法显、智猛等都见过这个佛影的形象。

据玄奘法师《大唐西域记》的记载,佛影所在的山洞本来是瞿波罗龙王所住之窟,后如来降伏此龙,因而在洞中留下了佛影。《大唐西域记》中是这样讲述的:

龙王本是一个牧牛人,每天要向国王贡献奶酪。但因为他未能及时地向大王进献,便遭到责罚。于是他便怀恨在心,并带着这种瞋恨心,买了香花来供养塔庙,并发愿要投生为恶龙,报复国王。发愿后,他便撞石而死。果然投生为一条恶龙,居住在山洞中。此龙刚要出洞去迫害国王,以报昔日被责骂之仇,佛陀便知道了他的心境,遂以神通从中印度来至此处。龙王见到佛陀之相好光明,毒心自然熄灭,并从佛受戒,永不杀生。龙王请求佛陀常住此窟,以受其供养。但佛陀因要示现灭度,不可久停,故留下佛影,供龙王及后来诸人朝拜,因为佛影具有慈善之容,见者自然离瞋恨等烦恼,而生起慈悲之心。因此,虽从昔以来,历经多劫之变迁,但此佛影仍存,随瞻仰者之诚心而现其形象。据《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记载,玄奘法师初到该洞时,亦不见佛影,但法师虔心不改,诵经礼拜,终于感得佛影显现:自誓若不见世尊影,终不移此地。如是更二百余拜,遂一窟大明,见如来影皎然在壁,如开云雾忽金山,妙相熙融,神姿晃昱,瞻仰庆跃,不知所譬。佛身及袈裟并赤黄色,自膝已上相好极明,华座已下稍似微昧,膝左右及背后菩萨、圣僧等影亦皆具有。

二、佛影之教理依据

依据大乘佛教的教义,佛陀有法、报、化三身。法身为体,报身与化身为用。佛之法身即佛性、法性、涅槃、诸法实相,清净无为,如如不动,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佛之报身则是源于无量劫来菩萨之因行、愿力,当成就佛果时,自然有庄严殊胜的依、正二报,依报即佛国净土,正报则是圆满具足无量相好的佛身——报身。但此报身唯与十住菩萨共住,非凡夫所能见。因此,佛陀为了度化有情,从此身又方便示现了无量化身,周遍十方国土,随缘度化一切众生。在印度化度恶龙的,正是佛陀之化身。此身以法身为体,故具足无量神力、神通自在,故可留影于石壁,以此度化当来之有情。

依此教理,佛陀的法身不生不灭,如如不动,故其化身亦恒时周遍十方,但为何在释迦牟尼佛灭度后,此娑婆世界的众生便不能见佛闻法了呢?这是因为众生心为烦恼所覆蔽,故唯见自己之染性,不见清净之法性。故虽十方均有佛之化身,但凡夫却不得见闻。故《大智度论》云:

众生罪重故,诸佛菩萨虽来不见。又法身佛常放光明、常说法,而以罪故不见、不闻。譬如日出,盲者不见;雷霆振地,聋者不闻。如是法身常放光明、常说法,众生有无量劫罪垢厚重不见、不闻。如明镜净水,照面则见;垢翳不净,则无所见。如是众生心清净则见佛,若心不净则不见佛。今虽实有十方佛及诸菩萨来度众生,而不得见。

众生因重罪覆心,故虽法身常放光明、常说法,但却不得见之。譬如明镜照像,自然而现。若镜面污浊,虽有像而不可见。法性亦然,映之以心,若心体清净,则自然而现,若心体为烦恼所覆,法性亦隐,佛身亦不可见。若就实而论,如来法身常住不灭,故《妙法莲华经·如来寿量品》云:“我成佛已来,甚大久远,寿命无量阿僧祇劫,常住不灭。”此即佛影随感而应的教理依据。

三、慧远大师对佛影的赞叹

慧远大师在早年追随道安大师之时,即听说西方有佛影之事,但并未有人亲见,所以,法师对佛影之像类容色并无了解。更为重要的是,慧远大师亦认为,真正的佛之法身是无法以语言来描述的,凡夫所见仅仅是化身,而化身又是根据不同人的根机而显现出不同的相貌。因此,不应执著于外在的形象,而应清净自心,如此才使得佛影现前。故大师云:今之闻道者,咸摹圣体于旷代之外,不悟灵应之在兹。”也即是说,虽佛影存于久远之过去,在地理上亦远离中土,但修道者不应仅仅执著于外在的佛像,而是应在自心上领悟诸法实相,使得六根清净,若得如此,无论远近,皆得见佛。可见,慧远大师对佛影的赞叹并非因为其形貌的殊胜,而是因为其体为德行圆满的佛法身。故《佛影铭》云:

化不以方,唯其所感。慈不以缘,冥怀自得。譬日月丽天,光影弥晖。群品熙荣,有情同顺。咸欣悬映之在己,罔识曲成之攸寄。

佛身化现十方,并非要待他人的感应,而是自然即可施作佛事。其慈悲之心亦非因个别有情而有,因为佛陀了达诸法空性,并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因此,佛陀之慈悲为“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譬如晴空之朗日,不分别山河大地,光芒自然遍洒一切草木。众生固执己性,以为佛身为己而现,殊不知佛身如如不动,若非心体与之合一,孰能见其法身?因此,远公主张,见佛的真正含义,应该是清净六根,是自身的“灵根湛然”,这才是佛教修行者所应追求的最高境界。

这样的境界对于三界之凡夫来说,可谓“可遇而不可求”,若要度化出入佛门之有情,必要先以殊胜的形象使之对佛法产生信心。《华严经》亦云:“信为道源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若不建立起对佛教的信心,又怎能依佛陀之教化修行呢?即使是对于久入佛门的三宝弟子而言,其修行也要有所凭借,而庐山众人的念佛三昧法门更是需要对佛身的观想。因此,佛像虽不可与真法身相提并论,但其亦有殊胜的妙用。故慧远云:

神道无方,触像而寄。百虑所会,非一时之感。于是悟彻其诚,应深其信。将援同契,发其真趣。故与夫随喜之贤,图而铭焉。

如前所云,法身佛如如不动,不可以迹求,故唯有寄之以造像。人们对佛之仰慕之情,均可寄托于佛像上,故能增加其虔诚之心。慧远大师与诸僧俗弟子们立像作铭的原因,正在于此。

当佛像建成后,庐山的道俗便有了信仰上的皈依处,遂使“人百其诚,道俗欣之,感遗迹以悦心”。因此,大佛虽是外像,却可以引导凡俗,令其信心弥坚,志愿弥固,并最终真正于佛法中得到受益。

四、东林大佛之功德

时隔千载,方集殊胜之因缘,新造大佛于东林,遥继远公之风,真可谓功德无量。就其对现代社会中的佛教徒而言,更是具有殊胜的意义。

首先,大佛高四十八米,象征着阿弥陀佛的四十八愿,使人见佛像而思真佛,自然便与阿弥陀佛相感应。对于那些初入佛门的人而言,也许不知道四十八愿的深意,但如此高大庄严的佛像,足以震慑其心灵,打消我慢烦恼,使其对佛法僧三宝产生敬畏之心。这便是一份殊胜的功德。而且,若是因缘成熟,有一分众生会因看到佛之相好便会发菩提心,皈依佛门,广行六度等诸菩萨行,并最终成就佛果。因此,佛像虽非真法身,以有法身之功德作用。

第二,东林大佛不但法像高大,而且容色慈祥,恰如西方之佛影,可使恶龙消除杀生之心。东林之大佛,亦可以使见者自然而生欢喜心,去除心中的瞋恚、忿恨等烦恼。人生多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苦,无量苦。处于社会中的众生,不如意的事情总是十有八九,有人因此便会产生瞋恨心,或恨社会的不公,或恨他人与自己的矛盾。这样的心态若爆发于外,便会有罪恶的行径。即使潜藏在内心,亦必然会在轮回中受报。若能见佛慈祥之面容,虔诚之礼拜,则忿恨之心顿消,慈悲之念遽起,生命从此将原来仇恨的乌云驱散,永远生活在佛陀慈悲的阳光下,此大佛的又一功德。

第三,念佛法门包括持名念佛、观像念佛、观想念佛、实相念佛等,任何一种念佛若修行圆满,均可与诸法实相相契合。其中,又以持名念佛与观像念佛入手最为简便,契合此世的众生的根性。东林大佛的修建,对于观像念佛法门的修行具有殊胜的意义,凡瞻礼者,均会于自心中留下大佛的相好庄严,由观外像进而观自心中之佛像,念念相续,必得圆满。

总之,造佛形象之功德无量,不可穷尽,其三十二相均可成为度化众生的因缘,实为三界有情入佛门之善缘。若能借此佛像而与阿弥陀佛相感应,则净土之路何遥?若能因佛之相好而自净其心,悟自身之“灵根湛然”,更可以如慧远大师所云,“尘累每消,滞情融朗”,见佛闻法,与昔日莲社诸贤同登九品莲台,共趣极乐净土。

 

(责任编辑:净土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