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经故事:佛灭后的“大师”
来源:正觉之音 | 作者:正进 | 发布时间: 2018-10-18 | 84 次浏览 | 分享到:

佛陀在涅槃前的教诲(图片来源:资料图) 

佛陀在七十九岁那一年的夏天雨季,到王舍城避雨安居。三个月安居期结束后,又出发往北方游化,一路上经过那难陀村、罗阅只城,进入离车族人居住的昆舍离城。当出昆舍离城,来到了竹林村时,已经到了隔年夏天的雨季安居期了。这一年,竹林村地区正逢饥馑,粮食昂贵,不容易乞食,所以佛陀要求大家分散到各地去安居:有的昆舍离,有的到跋耆国,以减轻竹林村信众的负担,只有阿难与佛陀留在竹林村安居,这是佛陀一生中最后的夏雨安居处。

就在这一次最后的安居期中,佛陀生病了,患了严重的腹泻。尊者阿难随侍在侧,既担忧又惶恐,但想到佛陀还没对比丘们有任何的遗命,应当不会入灭,就宽心了不少。佛陀听了尊者阿难这样的表白,于是告诉尊者阿难说:

“我对大家的教导,一向是毫无保留的,僧众还需要我指示什么呢?只有自认为是僧众的领导者,才会留下遗命的,我已经老了,八十岁的年纪,就像—部中古车一样,只有靠不断地维修,才能勉强维持,所以,大家是不能一直想依靠我,而是应当依靠自己;依靠法,因为除此以外,就没什么好依靠的了。怎样才是依靠自己:依靠法呢?那就是应当努力在自己的身体,感受,心念、想法上专注觉察,止息一切忧愁烦恼。我入灭后,能够这样修行的人,—定能够达到最高的成就,那就是我真正的弟子了。”

之后,佛陀又继续往西北方游化,这一天,来到了未罗族国的首都波婆城,住在一位铁匠儿子纯陀家的芒果园。纯陀以当地最美味的—种菇茸供养佛陀,没想到引发佛陀更严重的腹泻,佛陀义勉强地走到拘尸城,为一位名叫“须跋”的婆罗门教修行者说了八正道,引导他证入阿罗汉后,就在城中沙罗林中的双树间入灭了。临入灭前,告诉尊者阿难说:“你们之中,如果有人以为“大师的教导没有了,我们再也没有大师可以依靠了”,阿难,可别这么样想啊!我成佛以来所说的经法与戒律,就是你们的大师;你们的依靠。”

佛陀入灭后不久,尊者阿难在摩竭陀国首都王冶城游化,住在城北迦兰陀竹园的竹林精舍。这一天早上,尊者阿难打算入城乞食,由于时候很早,就顺道去采访一位名叫瞿默目键连的婆罗门。见面寒喧后,瞿默目键连就问说:“你们当中,有哪一位比丘的能力,与尊者瞿昙(佛陀)一样的吗?尊者阿难回答说:“没有!因为世尊是法的先觉者、教导者,所有比丘,都是依从佛陀的教导而成就的,就从这一点来说,是没有任何比丘和世尊等同的。”

就在尊者阿难与瞿默目键连婆罗门交谈时,奉摩竭陀国阿含世王之命,在王舍城加强建设,以防御跋耆国来的大臣禹舍,也正好来拜访,于是,加入了他们的谈话。大臣禹舍对佛陀入灭后,僧团的运作方式感到好奇,就继续问尊者阿难说:

“你们当中,既然没有一位比丘能和世尊一样,那么,有没有哪位比丘,是沙门瞿昙生前所指定的接班领导人,来成为你们的依靠呢?”

“没有!”尊者阿难回答。

“那么,有没有哪位比丘,是僧团大众推举出来的领导人呢?”

“也没有!”

“如果是这样,那么你们是怎样才能保持僧团的清净与和合呢?”

于是,尊者阿难就告诉大臣禹舍说:“我们是‘依法不依人’,我们沿着村落游化,每月逢十五日集会布萨时,大家就依法律,以彼此发问的方式,反省检讨、如果有把戏过失的,我们就依法、律的规定来处置,让他改过明白,所以,我们僧团因而得以维持和合。”

大臣禹舍再问:“你们当中,有值得恭敬、尊重,而让比丘们愿意跟随著他学习的吗?”

阿难回答说:“有的!如果有比丘具足持戒圆满、多闻深入、作善知识、身心远离、乐于禅观、衣食知足、正念成就、精进修行、圣慧明达、漏尽解脱等十种成就的,就是比丘们恭敬、尊重,而乐于跟随着他学习的对象。”

大臣禹舍当下深表赞叹,并且叙说过去一次自己拜见佛陀的经验,以为佛陀是赞叹一切禅修的。尊者阿难听了以后,不同意大臣禹舍的说法,而纠正说,佛陀对没有离贪、瞋、昏沈、掉悔、疑等的禅修,并不赞叹,佛陀经常赞叹的是初禅、第二、第三、第四禅的禅修。

最后,尊者阿难又为瞿默目键连婆罗门明确地澄清:佛陀、慧解脱与俱解脱阿罗汉三者的解脱,并没有差别,也没有哪一种比哪一种殊胜,然后就在瞿默目键连婆罗门家中,接受午斋供养了。